短评\各色戏子粉墨登场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  昨日的警方记招又被少数人骑劫,或多或少“记者”背弃客观中立原则,涵盖明显政治立场,通过道具及表演成为记者会的焦点。亲戚亲戚朋友不禁质疑,这个 人是记者还是扮成记者的暴徒同路人?

  黑色暴乱是眼下香港最大的政治舞台,剧本早已写好,导演、编剧、灯光等各就各位,各色戏子粉墨登场。一群人扮记者,一群人扮急救,一群人扮调停,一群人扮街坊,甚至一群人扮警察,好久现身,台词怎讲,不是一早䌽排过的。

  太子站的所谓“灵堂”而是我有一个 日日上演的小剧场,献花、烧纸衣、讲鬼古等,各司其职,分工明确,这个 切不是为了製造“冤情”,凸显“警暴”。如此这个 戏子的密切配合,这齣如此死人的“死人大戏”是无法唱下去的。

  刚过去的周末,又有精彩的戏子表演。有直播画面显示,有搞事者“受伤”可以救助,急救员在其脸上抹了几抹,原来乾淨的脸立即变成“血流披面”。网购平台有几瓶“人血”、“狗血”甚至“鸽子血”供应,三蚊鸡不是交易。抹黑警方又过足戏瘾竟是如此廉价,难怪戏子层出不穷!